清亦凌

*我才不是死傲娇!!

* 官配不逆不拆

*渣文笔 尽量高产

*双商偏低

*可加QQ:2523109913

*雷区骨科cp以及雷人的湛澄,双璧和all谁的

*逆拆官配绕道走,主萌cp忘羡,冰秋,花怜,朝俞,漠尚及官配

*涉及骨科all逆拆勿关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7)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7)

沈清秋适应角色的速度简直奇快,也跟着跨入那道裂缝。纱华铃最后一个跟进,裂口缓缓闭合。魔族优秀公务员调整心态的能力也不差,几个深呼吸后,纱华铃冷静下来后,问道:“你叫什么?”

裂缝之后连接的,是一条长廊,两壁雕镂繁复,百花争鸣,只是光线黯淡。沈清秋觉得这地方似乎有些眼熟,随口道:“绝世黄瓜。”

纱华铃喃喃道:“绝世黄瓜?”旋即大怒:“你取笑我吗?!”】

"……"沈清秋默。咋滴?!歧视黄瓜啊!


【纱华铃一转眼就换了一身幻花宫弟子的服饰,不刻意散发魔气,看起来和普通的美貌人类少女没什么区别。洛冰河神游一般穿过层层厅堂,在一间主殿中落座。沈清秋原本想换个地方溜达,纱华铃却拽着他:“你上哪儿去?不许乱走,跟紧我!”】

溜达……

众人眉角抽了抽,尚清华无语:"瓜兄,你以为你逛你家后花园呢?"

沈清秋:"……"

洛冰河笑了笑:"师尊喜欢的我都会亲手替师尊抢来。"顿了顿,又补充道:“包括苍穹……”

话还没说完,沈清秋就捂住了洛冰河的嘴。

冰妹你想说什么?!!!

果然,柳巨巨看他整个人的表情都不对了。



【沈清秋不想和她起冲突,只得和她一同在大殿一旁排排站,站得笔直。须臾便有弟子上来报事。

几名弟子拜在座下,恭恭敬敬禀话。沈清秋原本心不在焉地听着,忽然有个名字像针一样扎了他一下。一名弟子道:“宫主。您离开期间,那柳清歌又来过两次。没见到您,把菱花部给砸了。”

沈清秋听得心中一紧,牙帮子隐隐发酸。

柳清歌这……该不会是在给他报仇吧?】

沈清秋回头望柳清歌,发现柳清歌也在望他,沈清秋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柳清歌就一脸不耐烦的把扇子递给了他。

“扇子,别乱扔。 ”

沈清秋:“……?”





【好好的后宫,被他折腾得乌烟瘴气。如果这是一本小说,进行到这一步居然一个老婆都没收那还谈何爽度!沈清秋连忙敲系统去检查各项数值。可他蓦地发现,b格下爽度这一数值,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居然飙到了900多!

因为许多数值都是在休眠和离线状态期间加的,所以没有收到提示音。沈清秋戳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新多出的积分明细窗口,里面排着一堆历史记录。

【宁婴婴:反女性角色无脑倒贴。b格+100】

【明帆:反配角无逻辑智障。b格+50】

【柳溟烟:反女性角色莫名倒贴。b格+150】

……

无处不在的倒贴型女性角色以及智障炮灰,这两点是构成种马文之雷的经典元素。现在女性角色不倒贴男主了,配角双q貌似也提高了,所以b格自然提升了。这个沈清秋明白。

但是洛冰河一个妞都没泡到,系统居然也没扣他爽度,这点不科学!

难道说现在男主的爽度已经不是绑定在他身上了?或者说,男主的“爽”,已志不在此了?

这……沈清秋忍不住抬眼望向表情阴郁的洛冰河,忽然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罪过啊罪过,难道他把好好一个种马文男主……养成了x冷淡吗?!】

X冷淡?不,不可能。

尚清华表示,瓜兄的腰不是白疼的。





【沈清秋根本不用怀疑,这地方哪怕只露一个边角给他,也能知道这是哪儿。

苍穹山,清静峰。

这辈子他窝得最久的地方,能不熟悉吗?

系统:【您目前所在地点:洛冰河的梦境之地。】

在洛冰河意识不稳定、波动极大的时候,往往会有旁人遭受波及,被卷进他庞大如深海漩涡的梦境。或者说,被他巨大无比的脑洞给坑了。具体情况参见当初梦魔副本的起始。

沈清秋跟他走过一回梦魔副本。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跟连了一次wifi后第二次就不用输密码自动连接了是差不多的道理。

沈清秋连忙摸摸自己的脸,梦境中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一摸脸上没有胡子,极其没有安全感。他正想找个地方躲躲坐等洛冰河自己醒,迎面沿路走来三三两两的弟子们,沈清秋僵了一僵,甚至忘了往哪儿躲。

这些往往来来的弟子们虽然表情略显木讷,但的的确确都有鼻子有眼,五官齐全,而且为数不少沈清秋都能叫出名字。

……

忽然,一阵踏碎落叶的轻盈足音响起,掩映的翠竹间,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肤色白皙,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额头起了一层薄汗,脸颊红扑扑的,甚是可爱,眼角眉峰线条明晰而不锐利,青涩之味扑面而来。

沈清秋忍不住感慨:好久没见到这么小清新的阳光少年洛冰河了。】

洛冰河蹭蹭沈清秋,道:“师尊喜欢吗?”

沈清秋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什么意思。

洛冰河笑了笑,道:“师尊如果喜欢,我可以像以前那样……”

“现在挺好的。”沈清秋道。

以前那样?沈清秋翻了个白眼。

呵,自己就是对他以前那样没有抵抗力。变回以前那样好求 欢吗?

尚清华感叹,小白花冰哥啊!





【那竹林中似正在出神的沈清秋偏了偏头,道:“跑完了?”

洛冰河点头道:“十圈……跑完了。”

沈清秋终于想起了这是哪一段了。

洛冰河说的“十圈”,指的是绕着清静峰的环篱跑十圈。沈清秋亲自给他布置的任务。

这可不是他恶趣味地对男主大大进行体罚,而是实在忍无可忍。自从他接手洛冰河的教育之后,琢磨着既然为人师表,怎么也得教点实在的东西,日后翻脸,好歹提到“师徒之情、授业之恩”这八个字时,不至于话未出口、老脸先红。按教学大纲,第一步要改正的就是他乱七八糟的走位和身法。

至于成果,很早就说过了。最大的成果就是洛冰河往他怀里撞了半个月。

沈清秋道:“再来。这次再没对,就不只是十圈了。”

洛冰河便听话地再来了。于是,这次洛冰河倒是没撞他,而是脚底一歪,直接抱住了沈清秋的腰。

沈清秋:“……”

洛冰河腼腆道:“师尊,徒儿没用,跑完十圈,脚软了。”

沈清秋叹了口气。

洛冰河自觉道:“弟子知道。二十圈。”

沈清秋道:“圈什么圈?回房休息去吧。”他没有虐童的爱好。当时真是自暴自弃了。爱咋样咋样吧。

不教了,一点成就感也没有,摔教材!

洛冰河浑然不觉自己被嫌弃了,还兴高采烈道:“谢师尊!二十圈明天弟子一定会补上的。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沈清秋在一旁抹了一把额头。

当年的洛冰河……真特么的傻白甜啊。

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给骑给踹给做饭……咳咳,当然这些项目大部分沈清秋是没有做过的。】

我当初就信了你的邪了!!!沈清秋摔扇子!

为什么当初他会单纯的以为洛冰河多次扑倒他怀里真的只是不小心?!为什么啊摔!!!

给骑?尚清华默默脑补了一下,卧槽!瓜兄你们!!!

……话说你们位置反了吧?

沈清秋:“……”





【忽然,沈清秋脖颈蔓延上丝丝寒气,仿佛有一道又冷又热的视线沿着他的背脊往上爬。

他下意识回头。黑衣的洛冰河抱着手,虚倚着一只青竹,正凝视着他。

两人相对无言。

……本尊?

本尊!

沈清秋的第一反应,不是拔腿就跑,而是原地不动,把脸上表情调节到最自然。

并非是他被吓傻了腿软了跑不动了,而是他早有撞上这种情况的心理准备。“跑”根本不能解决问题。这个结界是洛冰河的主场,跑得再快也没用。

刚才那道又冷又热的视线,不是错觉,也不是他形容有误。洛冰河的眼神,真真是如冰似火,森寒有之,炙热有之,两种温度奇异地混合凝聚在他目光中,牢牢锁在沈清秋身上。

沈清秋硬着头皮与他四目相对。

半晌,还是洛冰河先叹了口气。

他喃喃道:“会做梦,也是好的很。”】

尚清华默默叹了口气,《狂傲》明明是爽文,男主一路金手指,爽度是蹭蹭蹭的往上涨啊!但为什么……

《狂傲》男主作者亲儿子洛冰河!!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身为种马男主没有一个老婆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跑去搅基?!!我说冰哥啊……咱好好当咱的种马男主不好吗?被挂在绿丁丁网站上难道很有成就感吗?!!













请个假!!一周……这一周不会碰手机……emmmmmm,手机坏了,所以发消息不会回

本年度画过最形象的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6)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6)

【沈清秋与他们一同进入茶肆,找了张桌子坐一坐。一旁有人原本在闲聊,瞥眼见他, 顿时惊叫道:“啊,是……是……”

沈清秋回头一看,是他刚从土里爬出来那晚上救过的几名守境弟子。最先看到他的那人支支吾吾叫不出来,卢六忙道:“原来是绝世……先生!”

“绝世”后面他是说了两个字,可听起来极其含糊,压在舌头底下含混而过,其余几分忙纷纷效仿:“原来是绝世……前辈!”

沈清秋向他们点头致意,心里决定了一定要另取高号,刻不容缓。杨一玄茫然道:“前辈,你姓黄吗?黄花?光华?”

沈清秋咳了两声,也含混道:“就是……嘛。”这个id用了这么多年,算是头一次有点羞耻之心。】

沈小妹表示不想评论“绝世黄瓜”这个id,虽然“向天打飞机”充满了邪 淫之气,但是……哥,绝世黄瓜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尚清华赞同的点点头,想起他写完第一章发布的时候,绝世黄瓜发出一长串令人怀疑人生的质疑,前面没什么可以吐槽的,后面就多了!

小学生文笔,男主龙傲天,挖坑不填……当时的菊苣,他心中的绝世黄瓜的形象是:一位中年男人坐在电脑前,下巴处有着没有刮干净的胡碴,一件黑色的背心套在他粗壮的身体上,脚上穿着一双人字拖,嘴里叼着一根烟,眼里是长期积累以至于散不去的戾气。

但其实……就是一个文艺少年啊啊啊啊!

沈清秋复杂的看着尚清华,握紧了手中的扇子,以防等下情绪失控扔向菊苣!深呼吸……吸气…呼气。

柳清歌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菊苣脑补的文字,眉角抽了抽,显然不能想象那是多么邋遢的人。

大屏幕上不仅显示了菊苣脑海中的文字,还非常贴心的为各位脑补出了形象。

那真是对不起了我不穿人字拖!!

洛冰河到毫不在意,俯下身子吻了吻沈清秋的耳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师尊的人耳边:“师尊就算真是那样,我也喜欢。”

呼吸你妈!沈清秋通红着脸把扇子扔向尚清华!!!

【沈清秋正不知该怎么说,旁边那桌接着聊天。有人边吐瓜子壳边道:“六哥,你倒是接着说呀,到底另一种解释是什么?”

卢六道:“要说起这另一种解释,那可有意思的多了。这一说法,似乎是从内部人士那里流传开来的,这洛冰河与沈清秋……”

沈清秋听到这两个名字,心里咯噔一声,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板,竖起耳朵旁听,手里的扇子也摇得慢了。苍穹山派两人也不住侧目。

卢六喝了一口茶,道:“这洛冰河与沈清秋是师徒,对吧?洛冰河此人,出身寒门,自小受尽人世困苦,入苍穹山派门下后,也有一段时间不得赏识,被同门打压欺辱。幸好,沈清秋待他十分之亲厚。”】

沈清秋:“……”这个卢六不就是那个明明是守境巡逻小分队队长却又同时获得了“八卦小分队队长”称号的卢六吗?

【他说得摇头晃脑,抑扬顿挫,手里给搁只梨花木,就和说书先生没什么两样了。沈清秋暗暗点头:对的,没踹洛冰河下去之前,他自问对他还是蛮有良心的。

杨一玄哼了一声,道:“待他亲厚有什么用,还不是……”

有人诧异道:“这说法不就跟沈清秋虐徒的传言截然相反了吗?”

卢六道:“这你就惊讶了?那后面还说这对师徒日夜相对,情愫暗生呢,你该怎么办?”

这边桌上三人原本茶水都入了口,听了这一句,沈清秋和杨一玄齐齐喷了。柳溟烟虽是没喷,手一抖,茶碗一歪,撒了满桌。

那一桌吸气声此起彼伏:“还有这种说法!”】

沈清秋眉角抽了抽,柳巨巨你当初好好的放柳溟烟出来搞毛啊!!这下倒好了!!《春山恨》的威名响彻天下啊!!



【卢六道:“正是!不过,严格地来说,是洛冰河单方面对沈清秋心怀孽念,一厢情愿。”

一厢情愿?一厢情愿?!

“沈清秋是什么人?清静峰峰主。清静峰什么路子?清心寡欲,一门心思只扑在摄典修行上。沈清秋看破红尘,不与旁人痴缠,那洛冰河正是因为求之不得,这才因爱生恨!”

沈清秋额头手背青筋暴起。

杨一玄震惊道:“因、因爱生恨?”

卢六接着说:“如此一来,就非常好解释了。仙盟大会一事的来龙去脉,肯定是这样的:

“洛冰河作为清静峰首徒出战,成绩斐然,自觉心中有了底气。恰逢魔物失控,结界封山,沈清秋入绝地谷支援,洛冰河一时鬼迷心窍,趁机向师尊表露心迹。”

沈清秋痛苦地扶额。

为什么,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他十句话里有九句都可以说没错,但就是最后一句听起来这么怪呢?

而且就是这一句,把他口里整个事件的意味都变得奇怪起来了!

卢六肃然道:“沈清秋品性高洁,自然严词拒绝。”

沈清秋微微动容。万万没想到,“品性高洁”这个词,除了他那老好人掌门师兄,现在还有旁人肯用到他身上。谁知紧接着,剧情急转直下,卢六激动道:“谁人能料,被拒绝之后,洛冰河绝望之下,歹念横生,竟丧心病狂、大逆不道,欲以武力强逼沈清秋就范从之!”

沈清秋把手指插入满头乱发中,深深埋首。

杨一玄已经说不出话了,少年刚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正备受冲击中。柳溟烟则轻轻“啊”了一声。

只听她慎重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什么啊?!

“此”是哪个此啊?!

不要以为你是女主我就不会黑你!】

沈小妹津津有味的看着卢六胡说八道,沈大哥额头青筋暴起:“沈垣!!看来你的爱情史真的是响彻天下啊!”

我不是我没有!

尚清华磕着瓜子,道:“瓜兄,你才是女主。”

沈清秋:“……”菊苣说好的同乡之情呢?

这下连二哥都不帮沈清秋说话了,沈九也是冷冷的看着洛冰河眼眶里的泪水,修雅出鞘三分,还是沈小妹开口:“你在干什么?”

沈清秋随着沈小妹的目光看去,!!!!柳师侄咱把手中的笔放下!!!

【不知不觉,卢六那一桌已经聚满了听八卦的围观群众,瓜子板凳满地都是,全神贯注,这时齐齐叹道:“禽兽啊——”

“岂止禽兽,简直禽兽不如啊——”

叹息声中,却都是满足无比的意味。

大哥你究竟是守境巡逻小分队队长的还是八卦小分队队长?!

卢六把茶碗猛地一搁,仿佛拍下惊堂木。

“沈清秋哪肯就范!师徒交锋,终归还是师父更胜一筹,洛冰河落败而退,黯然离去。

“虽然撕破脸皮,可沈清秋仍不忍毁去爱徒声誉,不好明说,只借口洛冰河已死于魔族之手。也算是保全了这个徒弟的名声,不肯做绝。

“所以,这,就是洛冰河仙盟大会后失踪数年、未死却不回苍穹山派的真相。

“他不是不想见,而是没脸见师尊啊!”

那头说得热火朝天,这头沈清秋是泪洒心田。

好激烈的剧情!

这两个强【哔——】犯和白莲花圣母是谁啊!?

关键是强【哔——】还没强【哔——】成功,太挫了真他妈的搓。这怎么可能是洛冰河?他要强【哔——】谁,谁都会乖乖自己打开腿好吗?!】

沈清秋已经没脸见他哥了,系统你要死啊!!

沈九挑眉讽刺:“哟?‘乖乖自己打开腿’?”

“师尊…”洛冰河的眼睛亮亮的,沈清秋一看就知道,这孩子的重点在最后一句。

面对满脑子黄色颜料的小徒弟,在小徒弟期待的眼神下,沈清秋缓缓道:“除我外。”

洛冰河:QAQ!


【细节一点都不可靠好吗!

正史你妹啊!

哥就算没有妹子撸个二十年再悲惨也沦落不到要搞基的地步!更何况还是和男主搞基!】

尚清华啧啧道:“瓜兄,真香啊!”

沈小妹也配合道:“哥,脸疼吗?”

沈清秋:“……”菊苣我诅咒你的其他小说一辈子被挂在绿丁丁网站!!


【她绕着沈清秋转了一圈,得意洋洋:“你知道自己身体里现在有什么东西吗?这可不是普通的□□。”

废话!老子比你熟悉,天魔血老子都吃过两次了,两次啊!

一般是吃一次死一次,谁中奖次数比我多!】

他们就静静的看着这位“品性高洁”的沈仙师一口一个“老子”。

沈清秋:“……”回想曾经的大姨妈痛。

尚清华感叹:还好他家大王不是男主,不然现在被疯狂扒马甲的就是他了。



【虽说如此,可此刻沈清秋的心绪和他之前预想的,不大一样。难以言述,五味陈杂,却独独没有最应该有的恐惧害怕。

也许是因为机关算尽也躲不过,阴错阳差又逃回到原点,他反而平静下来,觉得无所谓了。

洛冰河的表情迷惑了一瞬间,这使得他的脸看起来稍稍柔软了些。而很快,这丝柔软便消散无踪。瞳孔骤缩,额心一缕红纹流光般掠过。】

沈清秋猛然想起,这孩子守着他的尸身五年。

他来之前,系统给他看了段视频,就是洛冰河守着沈清秋的那五年。

沈清秋的尸体就静静的躺在软榻上,仿佛就像睡着了一般,随时会醒过来。一袭整洁的青衫与洛冰河粘满了血的黑衣形成了对比。沈清秋的尸体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笑容,真的温柔。

洛冰河低垂着头,眼神没有聚焦,只是手上给沈清秋顺头发的动作却温柔极了。

这哪儿像那个魔族圣君?

直到纱华铃走进来唤了一句“圣君”,洛冰河散着的瞳孔瞬间蒙上了漆黑的气息,慢条斯理的起身,走之前还看了沈清秋一眼。

那一眼太过温柔了。

沈清秋轻轻叹了一口气,反正自己这辈子就栽洛冰河这儿块了。

他不言不语,只是轻轻的吻了吻洛冰河的耳垂,抱住洛冰河。

“……师尊?”洛冰河呆住了。

“嗯?”沈清秋温柔的应了一声。

洛冰河虽然没反应过来沈清秋的变化,嘴上却迫不及待的吐出几个字:“我好爱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

纱华铃心中叫苦连天。因为她有前科。自从被洛冰河收入麾下之后, 她见他整日对着沈清秋的尸体,隐隐约约猜出了点不可言说的东西,于是自作聪明,找了个容貌与沈清秋有五分像的人,再请魔族能者小施修饰之术,将赝品做到了与原主有十成相似,可说是鬼斧神工。然后她便把这仿制品送到了洛冰河面前。结果, 不但没讨到洛冰河欢心, 反而使得他大发雷霆,险些把整个赤云窟都屠得一干二净。

纱华铃永远都忘不了、也再不想见到洛冰河那副表情。从此小心翼翼,不敢触碰相关的任何点滴了。谁知这次她看中的这个容器,恰恰又和那死沈清秋有些眉眼相似之处。这无疑又犯了洛冰河的大忌!】

那次,洛冰河双眼赤红,表情肃杀,掐着她的脖子,吐出来的话语冰冷至极,像是死神对死亡的宣告。那副场景依旧历历在目,纱华铃只是想,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余光瞥到了洛冰河挽着沈清秋的手对沈清秋撒娇的模样,心情复杂只及,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呵,爱情,呵,男人。”

沈清秋根本没顾上屏幕上的画面,而是面对洛冰河的撒娇,和颜悦色的摸了摸洛冰河的头。



【纱华铃正要喘口气,忽听洛冰河问道:“你这算是在威胁我吗。”

纱华铃顿时魂飞天外:“属下不敢!”

……太惨了。好歹是狂傲仙魔途两大女主之一,常年高居人气排行榜(女)前三名的角色,为什么会混到这个地步!】

面对“人气排行榜前三”这个荣耀,纱华铃不为所动。人气高又怎样?还不是天天和苍穹山排那群人一起面对洛冰河甜腻腻的叫的那句“师尊”?

【系统陡然尖锐明晰起来的提示音吵得他脑袋疼:

【点触验证成功!】

【与总能源对接,蓄力中!】

【系统自我检测,运行正常,感谢您的再次使用!】

这个点触验证是不是有点高级过头了?!

沈清秋体内的灵体,本来是个蓄满的池子,这一次对接之下,被一口气吸干了大半。

可这干涸也只是一瞬间的状态,露华芝塑成的肉身迅速开始开始灵力回流。回流的灵力则更迅速地被洛冰河吸收。

沈清秋觉得自己就像个充电宝,心中咆哮:老子上辈子在书评区喷是喷得多了点,可天地良心他喷的都是向天打飞机本人的写作水平,从没喷过男主,为何洛冰河总是要跟他过不去?!

洛冰河“咦”了一声,撤回手掌。】

尚清华幽幽道:“瓜兄,真的只是喷的多了点吗?”

沈清秋瞥了他一眼:“难道不是?”

说着,屏幕上就出现了沈清秋顶着“绝世黄瓜”id喷人的截图。



尚清华扬扬眉,大声朗读道:“神特么的向天打飞机!你一天天就知道挖坑不填!填一下会死是吧?!你丫闲的蛋疼就不要跑出来写文啊!还写种马爽文!男主龙傲天啊?还有,一个妹子和洛冰河交 配的场景你都可以写三万字,有这个功夫你不知道填下坑吗?傻逼作者傻逼文!”

沈清秋:“……”你很骄傲是吧?

沈清秋发誓,如果现在给他一台电脑,他觉得会立马高呼“傻逼作者傻逼文”!

现在众人是真的无法将“品行高洁”四个字与沈清秋联系在一起了,不管哪个沈清秋。















嗷嗷嗷嗷嗷!终于更新渣反阅读体了!!顿时老泪纵横!!! @羡曦曦  @应当追逐梦想  @彼岸  @渔舟独钓

可以加q催更的啊!欢迎随时随地催更!!!!

明天有没有人私信敲我提醒我……该更渣反阅读体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打算填坑来着,然后懒癌一犯就忘了emmmmmm……


好多人在哪儿催更啊啊啊!


想要个人每天私信敲我……


提醒我该更新了嗷


思追生日快乐啊嗷嗷嗷啊


【冰秋】我的漂亮师尊(番外)2


“哥!我挺你!”沈小妹给了沈清秋一个支持的眼神,沈清秋还没说什么,沈大哥当场就黑了脸。


“洛冰河是吧?”沈大哥黑着一张脸,沉声道:“你就是沈垣这小子一直念叨的那个洛冰河?”


如果不是看着洛冰河还在,端着师尊的面子,沈清秋早就一对白眼翻上天去了。哪儿有一直念叨啊喂!


“……师尊?”洛冰河呆呆的看着沈清秋,心底泛起的喜悦染上了眉梢。有种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感觉。


沈清秋就知道洛冰河是这种反应,还没解释,沈大哥又冷冷的说道:“害得沈垣失魂落魄的就是你?”


次奥又是失魂落魄!你们到底哪里看出我失魂落魄了啊喂!


二哥见洛冰河呆着,还以为被吓到了,其实人家就是觉得信息量有点太大太过高兴没反应过来而已。


二哥笑道:“好啦,阿垣喜欢什么人自己有分寸不就行了吗?”


沈清秋表面平静,内心掀起波澜!嗯嗯!二哥没错就是这样!牵着洛冰河的那只手手心里微微出了汗。


洛冰河反握住沈清秋的手,轻声说:“师尊…一直很想我吗?”


沈清秋本来想否认,但是看着这孩子期待的眼神又不忍心打击这孩子,为了避免这孩子的玻璃心碎一地,沈清秋还是把自己最后一点面子丢了:“想。最想你了行不行?”


洛冰河满意的哼了一声,略带霸道的揽住了沈清秋:“师尊只能想我一个人。”


沈小妹觉得自己仿佛……亮极了!嘿哥!咱大哥都还没同意你公开秀恩爱是想干什么嗯?!!


“……”沈大哥觉得,自己同意不同意都不重要了,沈垣这个没出息的!就算不同意他还可以逃啊!


沈垣本来就不想继承什么公司,他喜欢自由,不喜欢过多被约束,包括在爱情上。他讨厌被一个人霸占,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世中的沈垣都二十五六了还没有男…女朋友的原因。


“啧,”沈大哥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烦的说:“行吧行吧,随你们便。”


沈清秋轻轻摇扇,遮住了嘴角勾起的弧度,眼睛里的笑意却甚是明显,洛冰河牵紧了沈清秋的手,道:


“多谢大哥二哥妹妹把师尊下嫁给我。”


沈清秋:“……”


“……”


给你脸还不要脸了?!沈大哥黑着一张脸,就连二哥的笑脸都有点僵。


沈小妹扶额。


沈大哥黑着脸对沈清秋道:“沈垣,如果你想跟他在一起,要么把他娶回来,要么他嫁过来。”


如果让公司里那一些人知道自家弟弟不仅是个弯的还是嫁的那一个他的脸放哪儿?


【冰秋】我的漂亮师尊[番外]1


“师尊带你回去…见家长。”


沈清秋对沈小妹说:“你嫂子,找到了。”当时他说那话的时候,唇角弯起的弧度很是明显,本就温柔的双眼更是天上了无尽的笑意。


沈小妹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再不找个嫂子我差点都以为你是弯的了…”她笑起来与沈清秋有几分相似:“哥,百年好合啊!”


沈清秋笑着敲了敲沈小妹的脑袋,笑意盈盈的唤了声“冰河”,温柔极了,眼睛含笑,那人就是他此生的劫。


沈小妹探了探头,好奇的看着那人,想看看那个让自己哥哥朝思暮想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样。


在触及那一张俊美无比的面孔是,沈小妹突然僵住了,几乎是僵硬的叫了一声:


“……嫂子?”


“师尊,”洛冰河笑吟吟的牵住沈清秋的手,缠了上去,看了沈小妹一眼,语气温柔:“这是师尊的妹妹?”


沈清秋脸颊泛起了薄红。虽然老夫老夫了,但好歹他家人在冰妹注意点啊!


手上却轻轻的敲了一下洛冰河的脑袋,语气亦是温柔无比:“嗯。冰河,先下来。”


沈小妹看着沈清秋脸上的一抹薄红,心里咯噔一响,有点不妙啊!哥好像是个……受啊?




二哥和大哥得知这个消息连手上的工作都搁一边放着了,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一回家就看见洛冰河神色温柔的给沈清秋削苹果,而沈清秋认真的看着洛冰河的脸庞,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或许自己都没注意到。


沈大哥把那一声带有质问意味的“沈垣”又默默咽回了嗓子处。二哥笑容不改,说:“阿垣。”


洛冰河眨了眨眼,阿垣?师尊的名字么?…真好听。


他唇角微微勾起,也学着二哥叫了一声“阿垣。”


沈清秋愣了愣,随后勾起嘴角说了句:“没大没小!”


沈大哥觉得,如果他刚刚那一声气势汹汹的“沈垣”叫了出去,有点电视剧里棒打鸳鸯的感觉。


沈大哥突然沉默,二哥却满面笑容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啊?”


洛冰河忙答道:“我叫洛冰河,是…”


话还没说完,沈清秋的接了过去:“他叫洛冰河,是我喜欢…啊不,是我爱的人。决心想要牵着手走过一生的人。”


洛冰河自知沈清秋爱他,但沈清秋却从未说出这般话,更何况是当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初见沈清秋时,他如一位谪仙。一袭青衫,一把折扇,扑闪的睫毛挡住了他眼底的刻薄,微微一扬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那一杯热茶把他对那谪仙的期待通通化为乌有,一句“师尊”也被那盏茶浇一次一文不值。


后来的沈清秋变了。依旧的高傲,依旧如谪仙不可触碰,他却分明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了温柔与心疼。


沈清秋的脸皮有多薄沈家人也是知道。他此时却牵着那人的手,一字一句无比认真:“我只爱洛冰河一人。”


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唇角勾起,洛冰河也是温柔一笑。沈大哥觉得糟心的很,好好的一个弟弟怎么就弯了呢?


沈小妹暗自庆幸:还好妈不在,不然估计要被气死啊!


emmmmmm,存梗吧

嗯…2019嘛


先把渣反阅读体更新完,然后一边更墨家三秀一边开坑,预定渣反阅读体完结立马开坑魔道阅读体。


少年时期的羡和叽and老祖羡冷战叽以及不同时段的仙门百家(有羡羡他们少年时期的,闹掰之后的,问灵十三期间以及忘羡圆满时期),舅舅大概就是少年时期and闹掰之后。


cp忘羡,轩离。


可能随机投放蓝家小辈以及大小姐。














渣反没更完势不开坑!


2019了啊啊啊!

晚了十多分钟的昂!














2019 ,江湖不散。

继续喜欢魔道♥


思追生日,期待。

回忆思追被埋地里。


汪叽生日,期待。

刚好喜欢魔道六个月。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2018年的文文!

谈婴

【魔道】谈婴(上)♥点我♥


【魔道】谈婴(中)♥点我♥


【魔道】谈婴(中下)♥点我


【魔道】谈婴(下)♥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3)♥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4)♥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5)♥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6)♥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7)♥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8)♥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9)♥点我♥_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0)♥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1)♥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2)♥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3)♥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4)♥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5)♥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6)♥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7)♥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8)♥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19)♥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0)♥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1)♥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2)♥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3)♥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4)♥点我♥


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5)♥点我♥


【墨家三秀】我校男神竟然全都是gay?


【墨家三秀】我校男神竟然全都是gay?(1-20)


【墨家三秀】我校男神竟然全都是gay?(21-40)


【墨家三秀】我校男神竟然全都是gay?(41-60)


【墨家三秀】我校男神竟然全都是gay?(论坛体)




我的漂亮师尊


我的漂亮师尊(1)


我的漂亮师尊(2)


我的漂亮师尊(3)


杂文


10.31羡羡生贺


【忘羡】醉酒


【冰秋】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