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亦凌

*我才不是死傲娇!!

* 官配不逆不拆

*渣文笔 尽量高产

*双商偏低

*可加QQ扩列:2523109913

*雷区骨科cp以及雷人的湛澄,双壁和all谁的

*逆拆官配绕道走,主萌cp忘羡,冰秋,曦澄,追凌,花怜,还有微曦澄或者聂瑶

*圈地自萌,逆拆拉黑不解释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2)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2)


『漠北君』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一个自己和尚清华的关系有些……太过亲密。




    见他退了回去,岳清源点头道:“这种指控,可不是说说就能算的。”


    他腰间那柄通体墨黑的长剑突然从鞘中弹出一寸雪白刺眼的锋芒


……


沈清秋道:“师兄,不用再多说,清者自清。清秋愿意受缚。”】


得。到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情节了。


沈清秋不知道洛冰河为什么会把水牢那次叫做约会。


如果那就叫约会的话,那他们在没有经历无间深渊的时候都约过很多次了好吗?!!!


而且气氛比那个时候好多了!!


【以公仪萧为首的几名幻花宫弟子走上前来,手里拿的东西十分眼熟。


    你好捆仙索;再见捆仙索!】


沈清秋想起了洛冰河用眼泪求来的羞耻play以及……捆仙索play!!!


沈清秋默默捂脸,疼。


【  沈清秋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找麻烦的,可没料到这么快。


    沈清秋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


    他冻得一个激灵,先开始还以为是腐蚀性液体,甩甩脑袋,努力眨眼,冰水糊进眼睛的感觉极不舒服,才确定这只是普通的水。身上缠了百十八道的捆仙索极细,却牢牢锁住了他的灵脉,甚至连血脉都被捆得流不通,御寒能力大降,不由哆嗦了一下。


    四面的水帘断流了,连接石台和外界的升降道也升了起来。


    视线逐渐明晰。往上移,先看到一双玲珑娇小的绣花鞋,再往上看,则是粉色裙摆。只见一个满身珠光宝气,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小姑娘,正扛着一条鞭子瞪着他。


    沈清秋心底翻个白眼。


    洛冰河固然够折腾人了,他这些老婆也真是让人受够了!】


二哥看了一眼在冰哥背后盛气凌人的小宫主,皱了皱眉头。


柳清歌冷冷的看着她,岳清源微笑着看着她,大哥拿出拳击手套不语。


小宫主当然见识过了沈家人和苍穹山派有多护短,硬着头皮看下去。




    小宫主声情并茂:“洛哥哥那么好的人,当然不会这么说。他受过的伤,都藏在心里,谁也不让碰,谁也不让看……可你以为他不说,我就看不出来?!”


    ……


    这真情实感的……沈清秋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他妈是诗朗诵大赛现场吗?!


    他简直不知道该捶地狂笑还是默默无言,对不起!我知道对着款款吐露深情的妹子大笑是很没礼貌的事!但这真的是太羞耻了!简直羞耻play!】


大哥怒瞪沈清秋,原本准备揍人的拳击手套也一下子扔向了沈清秋。


“沈垣!!!”


二哥温言安慰,沈小妹忍俊不禁:“羞耻play……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沈清秋内心咆哮:羞耻play这种事自己都被洛冰河缠着做了几次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洛冰河抬头:“羞耻…play是什么?”


沈清秋不打算解释,尚清华道:“就是各种各样的……”


“菊苣你闭嘴!”


【 更不对的是原著里面小宫主的精铁鞭不是专打情敌吗!!!抢男人撕【哔——】用的装备啊!从来只打被洛冰河多看两眼的漂亮女人,为什么现在要它来打男人!!!它在哭泣你听到了吗?!】


小宫主思考般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鞭子……


没打错人。


沈清秋捂脸:现在看起来好像没打错人啊……


【真是够了能不能别再把这种剧本拿给我啊!!!】


尚清华意味深长的看着沈清秋,拖托长语调:“什么剧本,女主吗?”


沈清秋:“我不喜欢女主这个称呼谢谢。”


尚清华道:“哦,受。”


沈清秋:“……”有毛病吗?没毛病吧。


【   这种时候,他宁可小宫主抽他个百八十鞭子,顶多是皮肉疼,总好过跟洛冰河独处一个密闭空间里哪儿都疼谢谢!】


沈清秋边给洛冰河顺毛边在内心咆哮:


系统你妈炸了!!我不要命啊!!


他已经可以想象回去后洛冰河会有多凶残了……


【 默然半晌,洛冰河忽然道:“我希望师尊真心实意回答我一句话。”


    抿了抿嘴,他生硬地补充道:“只一句。”


    沈清秋道:“讲。”


    洛冰河顿了顿,轻吸一口气。


    他低声道:“可有后悔?”】


沈小妹完全在疯狂脑补一句“悔”之后的场景。


沈清秋掩面,不好意思,有系统。


【系统:【请看选择题:


    选项a:悔。为师早就悔了,这几年无时不刻都在追悔莫及。


    选项b:(冷笑)看到你如今这幅模样,就知道无需后悔!


    选项c:保持沉默。】


    ……


    能死开么——


    你特么升级更新了的原来就是这种东西吗——


    那个括弧里面的是什么鬼?!连语气和表情都给我设置好了,你以为是玩galgame吗——


    还不如原来那个低级版呢谁快来给我一个系统1.0的安装包——我谢谢他全家!


    沈清秋满脸黑线:“a也太假了!我是洛冰河我都不信,而且还会恶心好么!b算怎么回事?!你是嫌弃他上次没把我掐死?傻逼才这么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瓜兄你这系统挺不错啊!”尚清华笑的喘不过来气,漠北君倒是耐心的替他顺气。


然后菊苣僵住了。


大王我宁愿你揍我也别这么温柔可以吗?!


“只要师尊说,我就信。”洛冰河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缓缓道。


沈清秋微微一笑。


你特么真以为一说了我就会念这么沙雕的台词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主你想多了[冷漠脸]


【   天魔之血蛰伏多日,已经完全适应宿主体内的环境,这时受到原主感召,凝化成虫,开始在这具身体内脏中四下试探。


    洛冰河慢条斯理道:“脾脏,肾脏,心肝,肺腑。”


    他每说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传来诡异至极的痒痛。真的是又痒又痛,就像排排细碎的牙齿在密密地啃噬,还伴着一股灼烧感。


    虽然不至于痛彻心扉,但也够人受得了。】


洛冰河急了,眼角泛出晶莹的泪花。


沈清秋擦了擦他眼睛的泪花,道:“没事的啊,不疼的。”


洛冰河明显的不信,一个劲儿的道歉:“师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即使他知道,师尊那么温柔,不可能怪他,可他还是好怕。害怕师尊就像当初无间深渊一样,眼底一片冰冷。亦或者当初,一句轻飘飘的“从前种种,今日一并还你。”


洛冰河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沈清秋慌张的把人拥进自己怀里,轻声安慰道:


“不哭了哈,为师不怪你。”


冰哥就静静的看着那个丢人玩意,冷冷的“啧”了一声。


【系统:【是否启用情景小推手?】


    ……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不太高级。但是既然是业内排行第二顺位方案,就它了!


    沈清秋果断戳下!】


“我后悔了……”


神特么坑爹的情景小推手!!!特么不是爆衣就是被草!!




    洛冰河冷笑:“既不想看我,也不和我说话,是嫌污浊么?”


    说着,倏地上前一步,哼道:“既然如此,偏不如你的意!”伸手便去抓沈清秋肩部。


    见他动作,沈清秋下意识错身一闪。洛冰河捉了个空,只捉到一片衣料。原本这件外袍就被小宫主的鞭风刮得七零八落,这么一扯,嗤啦一声,直接大半都从肩膀上撕裂开来。


    这种发展两人都始料不及,当场双双愣住,石化原地。】


众人终于知道沈清秋为什么会后悔了。


沈清秋掩面,系统你妈炸了!






【沈清秋刚被泼了一头一脸的冰水,到现在,衣衫和头发*的贴着白皙的皮肉,细如红线的捆仙索在身上道道缠缚,即便脸上的表情尽是正直得不能再正直的错愕,可整个人看起来,仍然是极其的……不端庄。】


沈清秋老脸一红,沈九看着上面的描写,抿了抿唇,这特么是老子的身体!!


洛冰河突然转过了头,背对沈清秋,沈清秋问:“怎么了?”


说着就去掰洛冰河的脑袋,然后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去你妈的鼻血!!


沈清秋不淡定了!!


洛冰河一手捂住鼻子,一只手在胸前挥动,苍白的辩解:“不…不是!”


我信你个鬼!!


【所以说这个情景小推手到底是怎么运作的?!还不如叫爆衣小能手,就是让他爆了一下衣啊?!原理指什么?利用洛冰河看到男人半果体之后的生理厌恶吗?!】


沈清秋觉得,不能叫爆衣小能手,也不能叫情节小推手,就叫“啪啪啪和谐世界”不错。


“不…不是。”洛冰河一止住鼻血就来解释。


沈清秋:“为师知道。”行了小心鼻血又流出来了。



【 洛冰河背对他僵硬地站了一会儿,像是四肢都不知道怎么摆。忽然飞快地脱下外袍,往后一扔。


    外衣兜头罩面糊了沈清秋一脸。


    沈清秋:“……”


    这算什么意思?


    这个场景……为什么莫名熟悉,莫名让人浑身不自在?


    为什么会让人联想到“饱受蹂【躏的少女获救后,男票为她披上了温暖的大衣”这种经典恶俗桥段?!】


尚清华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瓜兄你绝对偷看了剧本!!”


沈清秋:“……”


【沈清秋想了想,还是勉强用手指夹住那件黑衣,磨磨蹭蹭披身上去了。


    没办法,不是他刚才口嫌体正直,而是在洛冰河面前,他根本做不来这个动作。


 原作每次啪啪啪完事后洛冰河给妹子披的不就这件衣服么?!


    当着男主的面,让他怎么下得去手!】


尚清华:“确认过眼神,是偷看过剧本的人。”


“滚。”


【看这里看这里】

咳咳,那蛤。


最近近视所以配眼镜了,然后是高度近视


(°Д°)╯︵┻━┻


然后大概一个星期没更文吧……


无奈…规定个字数?


每章达到这个字数了再发?


那什么……阅读体和脑洞……不能混为一谈啊!!!!


名字随时可能换…头像也可能随时换……


叫我【拾亦】就可以了


也可以称呼单字【邑】


名字谐音嘛


官配不拆不逆


主食:忘羡 冰秋 花怜  朝俞


偶尔吃一吃:曦澄 聂瑶 桑仪 追凌 冰九 双玄


emmmmm,混恋与 魔道 天官 渣反 伪渣


太太什么的不要叫,容易膨胀


尽量高产,all骨科np逆拆毒唯请绕道取关谢谢。


乙女随意,乙女官配的请绕道。


Cp洁癖,官配不可拆不可逆,其他邪教随意。


金光瑶×金子轩,魏无羡×江澄,柳清歌×沈清秋,蓝曦臣×蓝忘机……


这之类的请绕道,见一个拉黑,脾气易炸毛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1)

迟来的更新~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1)


【老宫主淡淡地道:“那为何不诬陷别人,单单诬陷沈仙师,倒也值得细思。”


沈清秋被他的逻辑折服了。照这么说,凡是被单方面指控的人,是否清白都“值得细思”了。诬陷人的成本也够低的。


洛冰河一语不发,凝神盯着这边。也许是出于心理作用,沈清秋总觉得他漆黑如星眼睛里,满是笑意。】


“停!”沈清秋率先打断洛冰河,他摸摸洛冰河的脑袋,语气里满是无奈与温柔:“为师知道。”


“清华。”二哥笑吟吟的开口,尚清华背后一寒。


话说咱俩熟吗?!!


“这位老宫主的死法?”二哥将一只手搭在尚清华肩上,笑得温柔可亲,尚清华却看出了威胁的意味!!!


尚清华无力:“……被做成人棍了。”


二哥还没说什么,沈九却冷冷的笑了一声。


“呵。”


他唇角勾起的笑容无比讽刺,意味深长的看着冰哥,轻轻的重复着“人棍”二字。


讽刺吗沈清秋?


这个洛冰河亲手将你削成了人棍!


而另一个『洛冰河』,却对『你』百般依赖。


“伪君子”三字用在沈九身上再合适不过,他善妒,他刻薄。可偏偏又让人恨不起来。


冰哥怀中依旧是香软美人,与平时仿佛没有半点不同。只有他自己知道,原来…会痛。


【忽然,幻花宫站出来一名弟子,脸上有点小麻子,正是那日废楼中出言讥讽沈清秋的弟子。他躬身道:“宫主,弟子方才发现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清秋面无表情道:“有话便说。既然都开口了,还说什么‘不知当讲不讲当’?未免虚伪。”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那名弟子估计是没想到有前辈会来跟自己呛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连麻子都似乎跟着变色了,又不敢呛回去,只得狠狠瞪向沈清秋:“昨日弟子和几名师兄妹都发觉,沈前辈手臂上有几点受染的红斑,看的真真切切,可是今天再看,红斑已经尽数消失了!”


“苍穹山派木前辈亲口说过,方才在城中发放的药丸是临时赶制的,须得十二个时辰才能起效,而且还有可能无法起效。洛师兄当着我们的面吃下解药,到现在手上的红斑还没消。为何只有沈前辈痊愈得这么快,红斑都褪得看不见了?无论如何,弟子以为,此点十分可疑!”


沈清秋心中叹气。他就知道洛冰河多半没那么好心帮他拔除腐种。】


沈清秋又看见了洛冰河委屈的眼神,颇为无奈。


他将人搂紧了几分,哄小孩一般哄着洛冰河:“为师知道.”


二哥微笑着对系统说:“一台电脑,谢谢。”


尚清华懵,要干啥?!!还能黑了这个人的账号不成?!!!


二哥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温声解释:“修改一下原著结局,不用大部分改,至少这个麻子脸的结局……”


尚清华咆哮:你们把我这个作者放哪儿了?!!!


大哥冷漠脸:爱放哪儿放哪。


菊苣委屈


【他环顾四周,继续说道:“诸位应知,各派弟子们私底下交好,也是常事,难免有些流言蜚语入耳。单单是沈峰主刻意打压残害座下弟子一事,就担不起‘品行高洁’一词。”


沈清秋一听头都大了。


残害座下弟子?


这倒真是大实话。光是在洛冰河正值发育的时期,沈清秋对他百般虐待、当成童工用等这些光辉往迹都能单独写一本苦情小说。其余因为资质上佳而被沈清秋刁难甚至逐出师门的弟子也可以组一个体操团了。只不过,动手残害的不是他,是原装货啊!】


沈九正冷冷的看着菊苣。


他自嘲道:“沈某可真但不上高洁二字。”


“小九…”岳清源此时眉头紧紧皱起,男子面容清秀,可眉宇间的刻薄硬是打破了这份和谐,唇角微微上扬,嘴角的弧度无比讽刺。


“岳掌门有事?”沈九的回复甚是冷淡,不施舍岳清源一丝多余的表情,他生硬的道:“小九这个名字,还是别叫了。”


“沈九”早在十多年前,就和秋家一起死了。




    忽然,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来。秦婉约终于忍不住,要为心上人说话了:“那小女子斗胆问一句岳掌门,命令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直面迎战拥有百年功力、身穿毒刺铠甲的魔族长老,这算不算迫害残害?”


    这次,沈清秋可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干听着了。


    他不咸不淡地道:“这算不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的是,如果一个师父在毒刺铠甲之前,把徒弟拍了出去,自己挡在身前,这大约不能算迫害。你觉得呢,洛冰河?”】


洛冰河乖乖的摇着狼尾巴:“师尊待我可好了。”


看着洛冰河乖巧的模样,飞机菊苣竟然脑补起来自家大王这么乖巧的模样…


不!!你这个想法很危险!!


尚清华咽了口唾沫,看向漠北君,刚好对上了漠北君看过来的目光。


“大王……”


“嗯。”


坐在旁边宛若空气的『漠北君』:……


【   他缓缓道:“师尊以身相护之恩,永不敢忘。”


    齐清萋不可置信道:“真是你?沈清秋,你不是说他死了吗?”又看着洛冰河:“既然活着,为何不回清静峰来?你知不知道,你师尊因为你……”


    沈清秋猛地一阵干咳,咳得齐清萋不得不停下来瞪着他。


    沈清秋也暗暗瞪回去。他有预感,接下来绝对又会听到“失魂落魄”这个词,妈蛋他一点都不想再听到这个词了!一阵鸡皮疙瘩,让洛冰河听了还不笑裂那张标准男主脸!】


沈九:“失魂落魄?呵,师徒情深啊。”


沈清秋:麻痹你哪儿看出我“失魂落魄”的?!!




    破罐子破摔,沈清秋干脆挑开了明问:“洛冰河,你现在究竟是算清静峰的弟子,还是算幻花宫的门人?”


    老宫主冷笑道:“事到如今,沈峰主又肯认这徒弟了?”


    沈清秋道:“我可从没把他逐出师门过。他既然还肯叫我一声师尊,想必是愿意承认的。”】


柳清歌淡淡道:“自己不回清静峰,就已不算清静峰弟子。”


洛冰河蹭蹭沈清秋:“师尊……”


沈清秋默默扒开洛冰河的脑袋,对柳清歌道:“柳师弟,冰河一直都是我的弟子。”


呵呵。还真是师徒情深啊!


柳清歌看着洛冰河身边冒着的小花花,冷冷的哼了一声。


【   忽然,有个娇媚的女声道:“沈九?……你是不是沈九?”】


沈九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沈清秋观察着他的表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沈清秋”也算一位可怜人。


冰哥眉头挑得老高,似笑非笑的看着在叫落里不出声的秋海棠。


秋海棠不语,他至今还是无法相信,沈九会杀了自己满门,对自己那般好的兄长会是沈清秋口中的极恶之人。




    原作之中,秋海棠的出现,只标志着一件事。那就是沈清秋的身败名裂。


    秋海棠虽然已经不是青春少女,但脸蛋白皙如玉兰,妆容艳丽,加之身量苗条胸部丰满,姿色实在不俗。既然姿色不俗,那么自然也不能逃过成为洛冰河后宫一员的宿命。


    坏就坏在,她和沈清秋曾经有 有一腿!


  恭喜!跟一篇种马文男主的两个老婆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原装沈清秋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沈清秋骤然觉得身边的气氛冷了很多,眨眨眼睛,摇摇折扇,装作没感觉到。


前无古人沈九:“呵。这位可直接跟本人扯上了关系啊。”


沈清秋:“……”这算人身攻击吗?


【   秋海棠满面凄艳:“我就说,怪不得,怪不得我找了这许多年,也再没见过你。原来,原来你早就飞上枝头,成了高高在上的清静峰主人。哈哈,好风光啊!”


……


 那边秋海棠又凄然道:“旧识?岂止是旧识……我与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自幼青梅竹马……我是他的妻!”


    闻言,洛冰河挑了挑眉。


    不是!


    你明明是洛冰河的妻!快醒醒!】


菊苣内心吐槽:


不是!


明明你才是洛冰河的妻!!


沈清秋友情赠送折扇×1。


沈清秋到现在才想明白,洛冰河那时候原来是吃醋了…这是你吃醋的表现吗?!!




    尚清华大大的惊讶道:“咦?此话当真?怎么从未听沈师兄提到过?”


    沈清秋朝他扯扯嘴角,送个假笑:能别火上浇油吗?


    这段给他刷人渣值仇恨值的狗血内容是谁编的啊还好意思在那边看戏!


    还有旁边那些不都是修仙之人吗哪这么多爱看八卦的,都散了散了滚滚滚!】


只要一提到他作者的身份,尚清华就会感觉到沈九看死人一般冰冷黑暗的目光。一双漆黑的眸子冷冷的盯住尚清华,双眸毫无光泽,不同于绝望是的空洞,更像一种死寂。


毫无波澜,如一潭看不清的死水。眼底令人窒息的寒意和冰冷刺骨的疯狂。沈九他冷冷的看着尚清华。


呵。打飞机?一位神?


一位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生死的神。


凭什么他就得遇见秋家的那一群人?!凭什么他错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期注定难成大器?!


尚清华觉得背上仿佛爬满了一条条毒蛇,他缩了一下。


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低沉缓慢的男音在他耳畔响起:“冷?”


【沙雕脑洞】

【沙雕脑洞】


魔道渣反天官看贴吧设定?!!一个简单的沙雕!!!


『情侣厨艺大赛!冰秋忘羡花怜!你pick谁!』


沈清秋默默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厨艺,还好,会做方便面。


能把方便面吃出一百八十种玩法的大嫂沈清秋回头看了一眼魏无羡和谢怜,又欣慰的摸了摸洛冰河的脑袋。


家有厨神。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里,看见“厨艺”二字,蠢蠢欲动。


谢怜也莫名被魏无羡带动了。


沈清秋微笑jpg.


不,你们坐下。




2l.羡羡我床上

我…选择死。』


魏无羡:……


魏无羡试图挣扎。


『3l.旁友,听说过春山恨吗?

冰秋!!果断冰秋!!至少不会死人!!』


沈清秋:我的厨艺只是“不会死人”吗?!!


『4l.我是昵称

呵 这问题问的。一位辣死人和一位好吃死人,一位……味道戚容都嫌弃!你特么选谁?!!』


谢怜回想起戚容恐惧的表情。


厨房少进吧。


花城:“没事。哥哥做的东西,我吃得下。”


沈清秋掩面:也只有血雨探花吃得下了。


然后洛冰河却压根不知道自己厨艺有多好,只要师尊喜欢,都是好的。


『5l.柳宿眠花

师尊尊作为一个大龄单身宅男至少会做方便面!铁定冰秋!!』


沈清秋有点想摔扇子了!!!


我知道我是单身!!但我特么是半宅!!!而且炸了的大龄!!我!才!二!十!多岁啊!!!


洛冰河唇角微微勾起,哼哼唧唧的说些什么。


沈清秋没听清,但他却听清一句:


“师尊有我。”


哼╯^╰!说了不是大龄单身!!


魏无羡翻了半天都没看见对他的评价,忙从蓝忘机怀里钻出来,翻着屏幕。


『10l.夷陵走尸团

我真的超喜欢羡羡和怜怜的!所以我选冰秋!!』


魏无羡:!!!姑凉!!说好的喜欢呢?!!


太子殿下今天的信徒又减少了一位啊!


花城:哥哥的信徒有我一人足矣。


蓝忘机看着屏幕前暗自伤心的魏无羡,出声:“魏婴。”


魏无羡立马乖乖的钻回蓝忘机怀里。


我很乖的!


想买……神特么的超过限额……

【魔道】谈婴(中)

【魔道】谈婴(中)

我大概也没想到这玩意儿还有中?!!




金凌只觉得江澄陌生至极,他心底的一段记忆好像被唤醒——




那时候他刚满十二,无比期待父母的疼爱,但是没有。

他问江澄:“舅舅,为什么别人都有字了我还没有啊?”

江澄的手顿了一下,神色冷淡:“不许用。”

金凌气呼呼的道:“为什么?”

“魏无羡取的。”

金凌一下子皱起了眉头,神色厌恶至极,不满的大叫:“凭什么!我要换!”

江澄的脸色更冷了:“不许。”

——魏无羡取的。不许。



金凌死死的盯住魏无羡。

亦凌微微一笑,投射出另一位女子的虚影。

【你最喜欢魏无羡说过的哪一句话?】

竹念:“我最喜欢那一句‘我又不入赘蓝家,抄他蓝家家规作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别打脸!”

魏无羡:……我…的确不娶蓝家人啊!

众人也道:“这魏无羡和蓝家人一直不合…的确不至于。”

蓝忘机垂了垂眼睑。


竹念笑的喘不过气:“明明说不如赘蓝家下一秒就嫁进蓝家了羡羡脸疼吗?”

啥……啥玩意?!!

众人也是傻了眼。蓝曦臣微笑中仿佛看透了一切。

魏无羡急忙叫道:“亦凌!我道侣到底是谁?!”

亦凌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这个嘛……继续往下看。”

蓝忘机脸色仍是不变,众家主只觉得这含光君的修养真是极高,饶是自家有人喜欢上了丧心病狂的夷陵老祖也能面不改色。

蓝忘机面色如常,手心却微微篡出了汗,本应该波澜不惊的眼底却带着隐隐的期待。

竹念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最喜欢的是羡羡和师姐撒娇的时候。”

魏无羡:……开玩笑?

夷陵老祖撒娇?!!

江澄:“呵。魏无羡撒娇?撒泼吧。”

——羡羡几岁啦?

——羡羡三岁啦!

——三岁太大了,一岁吧。


竹念笑道:“羡羡三岁啦!师姐放心吧,有汪叽宠他呢。”

魏无羡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重,汪叽……蓝忘机?

魏无羡一巴掌拍在自己脑袋上,心想:想什么呢?!我和蓝湛又不是断袖!

再说…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众人睁大了眼睛,所以说夷陵老祖真的喜欢含光君?!

江澄淡淡道:“他?撩了姑娘就跑,不是断袖。”

【何为魏婴?】

竹念毫不犹豫:“邪道,轻狂,血洗不夜天。”

【可否具体?】

“随便,陈情,莫家庄重生。”

【可否更具体?】

“他但笑流言唾骂,无人知酸楚。”

【任是不解?】

“魏无羡。”

竹念改口道:“不不不!不是,仍是不解蓝忘机!”

魏无羡:“…亦凌,我和蓝湛是……什么关系?”

我的天!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种关系!

蓝忘机此时一颗心也被高高的吊了起来。

亦凌微微一笑,有几分神秘。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一道清澈的男音响起,画面中是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子,容貌倒也算得上俊美,三指并拢,神色认真。

魏无羡心底竟隐隐带了几分期待,但很快就被那抹震惊压下去。

“这是……”

“羡羡,”亦凌含笑开口:“这可是你啊!亲自对蓝二告白。”

魏无羡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他是个断袖……

他是个断袖……

是个断袖……

断袖……

袖……

魏无羡声音有点干涩,艰难道:“我的道侣……是蓝……”蓝湛?

明明是从前叫了许多次,撩拨了许多次的名字现在去怎样也叫不出口。

他觉得自己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他是爱撩女孩,但并不代表他喜欢她们。

但是却一直有人谣传说:

夷陵老祖在乱葬岗夜夜笙歌,淫乱无比。

但他其实还是个雏儿好吧?!连姑娘的小手都没拉过。这么一下被突然告知自己是个断袖……

亦凌唇角微微勾起,带有几分调笑的意味:“老祖,放心。你是在下面那个。”

下你妈啊啊啊啊!!老子又不是断袖!!





“阿羡有道侣了?”一道温婉的女声从远处传来。

江澄冷着的一张脸僵在了一起,心底最柔软的记忆被唤醒。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江厌离掩唇坐在江澄身旁,身旁萦绕着温婉的气息,笑道:“阿羡当初还说自己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呢。”

金凌看着眼前这位身着紫衣的女子,无比熟悉。

“阿姐……”江澄沙哑着开口。

“……阿娘?”金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阿澄真是长得越发俊朗了,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芳心暗许呢。”江厌离笑着摸了摸江澄的头,眼底一片柔软。

她转向金凌温声道:“如兰,到娘这里来。”

“阿…阿娘。”金凌的头埋在江厌离的肩膀,手不安的篡紧了衣服。

“为娘在。”江厌离温柔的摸了摸金凌的头,轻轻应道。

金子轩在身旁看着江厌离和金凌,唇角轻轻扯出一个弧度。

能娶到阿离,真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分。




江厌离扬声道:“不知哪位是阿羡的道侣?”

众人一下子沉默了,江厌离也不着急,微微一笑,对蓝忘机道:“含光君?”

蓝忘机看向她。

江厌离道:“我常听阿羡提起你,说下次一定要带你到云梦玩玩,你和阿羡睡一起。”

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夷陵老祖这么早就对含光君动了心思?!

一名修士道:“小金夫人,这魏无羡可是害了你。你这么关心他又有何意义?”

江厌离轻轻摇了摇头:“不。阿羡是我看到的,我自然知道他的为人。”她摸了摸江澄的脑袋,道:“阿羡不可能害我。”

那修士分明还想说些什么,江厌离却抢先道:“我只是一位已嫁了人的妇人,对于其他人的流言,我本不该涉及。”

“但阿羡是我的弟弟,我相信他的为人。他是我江家的人,自然不可能害了我。若其他家主不弄清楚事实就胡言乱语,我不介意动用这金夫人的权利。”

都说这江家长女性格不争不抢,姿色上乘,可在这美人居多的大家族中怕是没有耀眼之色。但此时她眼底却有着明显的流光,竟与她的母亲紫蜘蛛有几分相似。

蓝曦臣嘴角噙着笑,却暗自摇了摇头,这外界的流言,还是不可多信。

【形容云梦双杰。】

竹念沉默半晌才开口:“姑苏双璧仍在,……云梦…再无双杰。”

她强迫自己嘴角扯出一抹笑,轻声道:“都问魏无羡剖丹疼不疼,谁知道江澄化丹疼不疼。”

这抹笑容终究还是没有维持下去。她不是没心没肺的魏无羡,不是随心所欲,不是天生笑脸。

可魏无羡是天生笑脸,但终究走上了鬼道这条不归路。

本以为殊途同归,但终究同道殊途。

剖丹!

本只是一个埋在心底的的猜想,现在却被人揭了出来。

江澄眼圈泛红,一拳狠狠的砸进地里。

他怎么就是没想到!什么抱山散人!那明明就是魏无羡自己的金丹!

为什么不去细想!明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明明以魏无羡的英雄病,别说是剖丹就是以自己的命换天下平安这样大义之举的事情他也做的出来。

“剖…剖丹!”江厌离惊呼出来。

她清楚魏无羡和江澄两人的情谊,更清楚他们两人的性格。这分明像是他们两会做的事情!

江厌离终是一位女子,何况魏无羡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


蓝忘机的脸色更是一下差极了,眼底的情绪瞬间爆发,心疼,惊愕,担忧……

眼底爬起了红血丝,他扭过头,不去看江澄。

他害怕自己失控把那原本属于魏无羡的金丹剖出来,他害怕自己情绪控制不当!

蓝忘机抿紧了唇,神色无比正常,但心底的痛苦却难以言喻。


江晚吟,你的金丹是他的。你的风光本应该属于他。你所得来的一切不过是魏无羡的英雄病,如果不是你,魏无羡就不会修鬼道,就不会万鬼反噬。

可你呢?亲自带人围剿了乱葬岗。

十三年了,魏无羡死了十三年了,你也寻了他十三年了,你觉得,魏无羡不会那么轻易死。

但事实就是那样。魏无羡也只是个刚刚弱冠的少年。过生日只是在乱葬岗,那里有什么?走尸?尸体?温家余党?还是一个无比讽刺的家——伏魔殿。

魏无羡死了,死的极其惨。万鬼反噬,恶鬼撕咬,连齑粉都不剩了。

江澄感觉着丹田处充沛的灵力,嘲讽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呵。”江澄轻轻笑了一声,讽刺无比,苦涩无比。

——悔吗?

悔什么?

呵,当然是指自己这金丹啊。

——不悔。

他答道,毫不犹豫,仿佛还是那个偷喝天子笑爱和自己抢莲藕排骨汤的少年。

可惜不是。云梦双杰,再也回不去了。

江澄垂眸,若是魏无羡说一句“悔”他或许还不至于这样,但这人偏偏说的是“不悔”。

他明明知道,魏无羡不可能失约,怎么可能到处乱跑,为什么不想,他是被温狗抓了去。他明明知道,魏无羡不想杀了金子轩,他想去参加金凌的满月宴,他想给自己那满月的外甥一份礼物。他明明知道,知道魏无羡不可杀了阿姐,阿姐待他如此好,魏无羡怕是宁愿自己替阿姐挡了那一剑。

他明明知道,魏无羡不想活。

夷陵老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失控……只是因为…他心里的希望…灭了。









还有个下?!!!!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0)〔番外〕

提前告知,本章雷并且很短


算凑的一章很水




【渣反】沈清秋的卸马甲之旅(20)〔番外〕


【来来来咱用一句话说说自己的本命。】


〔1l

我大概就是:

哥哥,成亲吧——我开玩笑的〕


厄命蠢蠢欲动。


花城职业假笑,谢怜捂脸。


〔回复1l:hhhh 是花三怂啊啊!〕


花三怂这个称呼真的不想说什么。


〔2l

我要拯救苍生!〕


谢怜:“……”黑历史求不提


[回复2l:这个怜怜可以说非常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不是因为某血雨探花正在凝视我我肯定把太子殿下拐床上去!]


不好意思,血雨探花正在看着你。


[3l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一只汪叽发射!biu~]


魏无羡心疼的啄了啄蓝忘机的唇,蓝忘机面色不改。


洛冰河直直的盯着蓝忘机,为什么这么主动……


[回复3l:不好意思楼上我插一句:

种你种过的思追,气你气过的叔父。]


气氛全无!


蓝忘机:“……”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思追儿好可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过原著的沈小妹表示:思追,家规,走好。


简简单单六字表达清楚!


沈清秋:同是被种在地里的人,为何这位思追如此优秀。


[4l

咳咳,特别简单。金镜泽哈……


那你倒是说说你师姐有何处叫我满意的?


不是的!江姑娘!不勉强真的一点都不勉强!]


沈小妹捂脸:脸丢光了……


魏无羡:“呵。不满意。”


护姐狂魔上线~


沈清秋摇摇折扇,貌似有点像他当初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自己绝对是个直的……


咳咳!!!


谢怜:“金公子…还是不要妄下定论为好……”不然脸疼。


[5l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


回复5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巨阳将军啊!]


巨阳将军风信:……我操了。


沈清秋幸灾乐祸之际,他的末日也到了。


[6l

嗷嗷嗷嗷!我的是沈老师的!


换个小号继续皮!]


沈清秋:……艹。


谁特么换小号皮了?!!谁有小号啊!


沈清秋正想办法怎么哄好身边这个狼崽,二哥就语重心长道:“阿垣啊…浪够了,还是要回家的。”


沈清秋:不…哥你误会了。


洛冰河委屈道:“师尊这么不想看见弟子吗?”


沈清秋斩钉截铁道:“没有!我…”


沈九幽幽的打断:“是啊。不想看见你个小畜生。”


沈清秋:……


冰哥笑着道:“师尊就别打扰人家了。”


[7l

明兄,扮女装吗?]


师青玄:“……”如此熟悉的台词。


贺玄准备说些什么,可下面却写着:


[回复7l:叫错人了。]


贺玄冷冰冰的脸上隐隐有了破碎的痕迹。


——“明兄…”


——“叫错人了。”


师青玄也不说话了。


他略带沙哑的叫了一句:“贺兄…”














嗯……大概……番外没了吧……


我也没想到这次这么短,还是以双玄结尾……


emmmmmm,这章雷啊


嗯…又懵了

昨天不是舅舅生日嘛,我就看见一个推荐

我关注的大大,是车,大概看了一下,是曦澄

然后就点进去了,然后是懵着出来的……

咳咳,汪叽捏了捏舅舅的脸????

蓝大问汪叽是不是觉得可爱,汪叽回答,甚是可爱

……!!!!!!

我梳理一下,湛澄,曦澄……

【慌的一批】

我的同学打算看魔道……嗯,钢铁直男的那种……


不知道魔道是耽美吧……买了明信片,对我说


你把魔道实体书带来,我看一下


我随口答应了,然后突然想起来这特么是本耽美!


我同学是钢铁直男!!!


【魔道】谈婴(上)

【魔道】谈婴

一个沙雕脑洞,时间线为魏无羡死后十三年期间的众人了解到我们眼中的魏无羡。

“羡羡!”

谁?魏无羡?

好啊。十三年了。

回来了。

江澄冷笑一声。

“呵。”

江澄睁开眼睛,不是莲花坞。

这里聚集了许多人,有蓝忘机,蓝曦臣,金凌和一些他叫不上名字的家主等。

“啊!黑衣!笛子!”

“魏无羡!是魏无羡回来了!!”

江澄望去,这人依旧一袭黑衣,长长的墨发被一根红色发带随意扎起,面容苍白,依旧是丰神俊朗。

“魏无羡!”江澄怒喝一声。

蓝忘机轻声唤了一句“魏婴”。

魏无羡仿佛没听见一般,喃喃道:“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

江澄皱了皱眉。

“醒了?”一位红衣女子冷笑一声。

女子面貌平凡,肤色白的吓人,三千墨发高高扎成马尾辫,一双瞳孔却格外好看。

她缓缓跪下,一字一句道:“亦凌,恭候含光君、三毒圣手多时。”

蓝忘机点了点头,不言。

亦凌冷笑一声:“是不是在各位眼里。魏无羡就是个歪魔邪道,死有余辜。”

江澄握紧了手中的紫电。

“呵。难道不是吗?”

“他夷陵老祖,走歪魔邪道还不是落得个万鬼反噬的下场。”

还有人想补充几句,却发现上下嘴唇被黏在了一起——禁言术。

亦凌的脸色越来越冷:“那你们倒看看,你们眼中的歪魔邪道在别人眼中又是怎样的人。”

【www!羡羡好可爱!

这只羡羡眼睛里有星星!

哈哈哈哈!羡羡满三岁了!是真的羡三岁!

……】

“呵。”亦凌挥了挥手,那些字幕瞬间消失不见。

她走到魏无羡面前,放柔了声线:“羡羡。”

魏无羡笑道:“姑娘在叫我吗?”

又是笑。

魏无羡长着一张天生的笑脸。他无论何时何刻都笑着,苦笑,冷笑,讽笑以及发自内心的最纯澈的笑靥。

“悔吗?”亦凌无厘头的抛出一句,没有点明。

魏无羡也佯装不解:“什么悔不悔的。”

亦凌眼底染上了怒意,连语气都重了许多:“魏婴。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问你,悔吗?”

是啊。他知道。

把金丹剖给江澄——悔吗?

魏无羡嘴角的笑容淡了几分,语气却照样那么坚定:“不悔。”

亦凌追问道:“恨吗?”

魏无羡摇摇头:“不恨。”他顿了顿,补充道:“但是,我恨极了自己。”

是他害死了师姐和金子轩。

亦凌:“想归否?”

魏无羡没有很快给出答案,沉默良久,缓缓开口:“否。”

不悔,不恨,不想归。

江澄等人意外的沉默了。

金凌面露嫌恶,眼底深处却露出挣扎之色,他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最终道:“呵。”

亦凌:“不悔,不恨,不想归?”

魏无羡点点头:“……是。我累了。”

夷陵老祖累了。反正就算再来一次,依旧会被嘲讽是歪魔邪道,又有什么意义呢?

众人将夷陵老祖说的太过强大,丧心病狂可说到底,夷陵老祖也只是一个刚刚弱冠的少年。本该神采飞扬,流芳百年,却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即使有人为你问灵十三载,有人寻了你十三年,也不想归,对吗?”

魏无羡喃喃道:“问灵十三载…寻…我十三年?”

蓝家人?

他心底冒出一个人影,随后否定。

怎么可能。他是歪魔邪道,他是景行含光,水火不容。

魏无羡:“寻我十三年?不会是江澄那小子吧?哈哈哈哈哈哈师妹这个死傲娇!”

他突然不笑了。哦,他已经不是江家人了。

其他人可以听见魏无羡的心声,是啊。夷陵老祖在怎么可怕也只是一个少年啊……

蓝忘机捏紧了拳头,魏婴…

亦凌:“你可否想知道其他人对你的看法?”

魏无羡懒懒的趟在地上:“看什么看!反正也就是丧心病狂六亲不认有什么好看的?”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蓝曦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亦凌:“不。他们不在意什么什么歪魔邪道。”

亦凌挥挥手,对魏无羡笑着道:“羡羡,一句迟来的生日快乐。”

魏无羡怔怔的站在那,生日?原来还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吗?

魏无羡自嘲般的想。

“羡羡!生日快乐!”

“哈哈哈!羡羡今年是真的满三岁啦!”

“三岁的羡羡!羡羡真的超好!”


“魏婴啊…真的是个温柔过头的人。”

“羡羡生日快乐!我们魔道粉一直喜欢你。”

“魏无羡,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丰神俊朗,神采飞扬,正是鲜衣怒马少年时。”

“眉宇俊美,桀骜嚣张,初见墙边一坛天子笑。”

“乱葬三月,孤身鬼道,射日陈情一曲惊鸿故人。”

“穷奇截杀,吹笛驭尸,捏碎银铃血染眼前惊愕。”

“不夜天城,唤声阿羡,终是鬼道殊途身死乱葬。”

“啊啊啊啊前面的是恶魔吗?!甜回来!”

“莫家献舍,凶尸相斗,一曲竹笛忘羡一眼千年。”

“观音佛庙,封入棺中,问灵数载等得一人归。”

江澄心下升起一抹异样的情绪,呵。果然是祸害,回来了。

眼底的情绪不知是欣喜若狂还是厌恶,表情一阵扭曲。

蓝忘机的手紧了几分,忘羡。

亦凌微微勾起唇角:“羡羡,这是她们对你的祝福和对你的看法。”

“莫家献舍?”魏无羡自嘲道:“好好的献什么舍啊…像我这样一个大魔头死了不应该罪有应得吗?”

“羡羡……”亦凌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人等了你十三年。”

她随后笑道:“你要是不复活你道侣多伤心啊!”

道侣!!!

“这夷陵老祖竟然有道侣?!!”

“是哪家的仙子看上了他啊?”

“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呢?”

……

蓝忘机皱了皱眉头,心底一点苦涩泛开,有…道侣吗?

魏无羡指了指自己,满是不可思议:“我?道侣?”

“谁会眼瞎喜欢我?”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各位家主疯狂点头。

“羡羡,这可就不对了。”亦凌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喜欢你的人,可多了。”

亦凌挥了挥手,前方出现一位女子的虚影。

那女子唇角带着很明显的笑意。

【若你可以见到魏无羡,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清连含笑开口:“我啊?我会说——”

“魏无羡,你特别好,我喜欢你。爱你,想要你。不是对道侣的那种,但是想守护你一辈子。如果可以,我愿意舍弃我的金丹,我愿意在你坠入鬼道的时候陪在你身边,我会在师姐死的时候替师姐挡了那一剑。”

清连在魏无羡惊愕的眼神下笑吟吟的开口:“总之,一句话。魏无羡特别好,他配的上世界上最好的人。”

【如果有机会,你最想改变什么。】

清连不笑了,眉宇间甚至染上了一丝戾气:“改变什么倒不至于。我想灭了温家。”

魏无羡眼底闪过一抹狠厉,随后笑道:“姑娘,这可不用了,温家,已经灭了。”

【在你眼中,魏无羡是个怎样的人?】

清连轻笑一声:“羡羡啊…一句话,多管闲事吧。”

清连随后认真道:“但是我就是喜欢他啊。世人议论他丧心病狂,可他没有灵力,没有金丹的在乱葬岗待了三月。那是多么好的一个少年阿——”

“从来不好好走路,张狂无比,嚣张无比,俊美无比,天生长着一张笑脸,他的笑容真的很纯澈。但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他修鬼道,或许不是为了变强,只是那个时候…为了自保。”

清连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继续道:“嘛…魏无羡这个人,真的没心没肺,不知道心疼自己。”

魏无羡唇角微微勾起,谢谢了啊。

【你最后想对魏无羡说些什么?】

清连没有思考,一瞬间便脱口而出:“吾清连,再此
恭送云梦少年魏婴。”

“恭候夷陵老祖——魏无羡。”

江澄握紧了手中的紫电,眼底的情绪渐渐从茫然变成不可思议最后化为疯狂。

金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傻子,自然发现了破绽。

为什么魏无羡从来不佩剑!魏无羡明明不记得抱山散人在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灵力!

他知道答案,但他不敢想!














大概……可能……还有后续吧